乱色欧美激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員工風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憶中的麥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再一次見到麥子,是今年暑假帶孩子們回村探望父母。母親打開大門的時候,我一眼就看見窗臺上放著一把麥子,我很驚訝,也很驚喜。這年頭還能見到這東西。我喊孩子們去看,像她們這種年齡的孩子認識麥子恐怕是在教科書里或者是電視里??伤齻冎皇呛闷娴目戳丝幢汶x開。也是,沒有經歷過那個歲月的她們對麥子怎會有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我們同村的一個叔叔家隔幾年就種一次麥子。母親下地路過看見就習慣性撿了一把成熟的麥子回來,依舊束成麻花辮。二十多年前,那時候的我們穿著花布衫,挎個籃子或是斜挎包穿梭在割完麥子只剩下麥茬的田地里拾麥子,有竿的編個麻花辮綁好,沒竿的放在包里,常常滿載而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農村的孩子們兒時的樂趣往往是隨季節變化的,也是灑滿在田野里的。四五月正是麥子出穗成熟的季節,剛剛飽脹的麥子,剝開來嚼一嘴滿滿的麥汁香,或是攏一堆干草火里烤麥子,就算吃的滿嘴滿臉的邋遢又如何,有時候還被主人家追的到處逃竄,想想那時候真是一種享受。堆在稻倉里的麥竿剁更是樂趣無限,我們在里面打仗、捉迷藏或午睡。晚上,媽媽在撿麥竿的時候,我會躺在麥竿剁里仰望星空,數著星星就睡著了,媽媽再把我抱回去。想來,那時候的麥竿剁比炕頭還舒服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現在,很是羨慕叔叔家還能繼續享受著這種純粹的麥香味。如今的我因為工作家庭兩邊忙,很少有空閑去體驗這種樂趣,但永遠也忘不了父輩們扎在黃土地里勞作的身影。他們用自己最純粹的勞動,在黃土地上實現自己最單純的愿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很多時候,我總是時不時地想起兒時的村莊,想起那基本消失的麥子?,F在的村子,已經和以前很不一樣了。特別是關于麥子,找不到一點點過去的痕跡了。但是,不知道為什么,那些已經消失了的麥子,總是時不時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中,出現在我的夢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主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乱色欧美激惰